Friday, March 15, 2013

搞不懂

15/03/2013

我努力地寻找可以稳住身子攀上来的位置,可是却没能找到想象中扶手之类的东西。

手上拿着两大袋子的事物,我站在这玩意面前,有点踌躇。

“还不快点上来”我的迟疑换来友人的催促。慌张下用左手拿着两个袋子,右手按着坐包半爬半跳地跨过脚来。结果友人晃了晃,我几乎跌了个踉跄。

但总算安全上垒。

现在回想起来还真觉得离奇,凭我小学时期的那个三尺多的小个子每天是怎么背着书包爬上上机车的。

而多年之后,我怎么变得这么笨手笨脚了。

Friday, January 18, 2013

今天我稍微赶上时间

18/01/2013

悉数春秋,自己有半年的时间没有在这里好好经营这本笔记了。趁着新年气氛还浓郁着,自我改革的动力还在,咬紧牙根打下寥寥数字。

这阵子,想说的有很多,但现在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始 -- 有些面貌已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模糊;有些事情已在不知不觉中乱了次序;有些句子,本来已堆砌成形,现在无论如何努力地重组,也无法将它们拼凑成文章。

时间是最佳的漂白剂,可以淡化应该忘记的,也可以淡化不想遗忘的。将不希望消逝的痕迹留在这里,是打开这部落格的本意,现在终于又记起来了。

可是,不是所有应该记着的一幕,都可以如此幸运地被唤醒。

脑子里的字库有些朦胧,大概是久未使用的结果。我想写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

今天有个小小的愿望:明天可以看到比较清晰的景象,好让隐约的画面在变成空白之前可以让我留下。

Monday, November 5, 2012

人事白痴,情绪疯子

05/11/2012

昨天去看表演。其中一个环节我有份参与筹备。但是,去看吧,纯粹只是为了几位表演者的电话。

我的脚,严重地让我对日常生活以外的事意兴阑珊。

况且,结果出了什么问题,大致上如我所预料。虽然表演是安全地结束了,但显而易见的,有太多的纰漏了。有些我提过的,有些我没提过的。更惭愧的是,没提过的有两分是刻意的,为了无谓的闷气。

这事情上我确实该负上一笔很大的责任。

无论处理人事还是情绪,我都是大大的不及格。

但是后果却要让台上的三位受了。

你们的结束该唱一首《太委屈》才对。

----------------------------------------

对了,躲在观众群里竟也接连地被发现了,是我奇丑的问题?

Friday, October 26, 2012

因祸得福

25/10/2012

隔了一个星期以后,又看了一次医生。这是球场上滑跤后的第十四天了。

医生说没大碍,再休息个3星期就可以开始做些轻量的运动了。之后再来个两星期大概就可以打球了。

现在可以做的,就是一些简单的伸展运动

值得庆幸的是,不会造成永久性的创伤,好好休息就对了。医生是这么说的。我不敢怀疑,疑人勿用。

后遗症倒是无可避免的。有人第二次说,我伤了以后,看起来反而帅了些。因为两颊终于多了几两肉。

说得真好听。

Thursday, October 25, 2012

复工第一日

25/10/2012

难得回来了。哈。

该多谢这破烂的左膝内侧韧带。顺带一个可保多几天活命的教训——下雨天打球,鞋要擦干,地板要抹干。

窝在家里一拐一拐,平平安安地过了一个星期多了。

世界很大。这双脚,这副身躯可要好好珍惜。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